「數字經濟」 一詞是 Don Tapscott 在他 1995 年書中第一次的:「數字經濟:網絡智能時代的承諾和風險,」但他當年怎麼也不會想到在 20 年後,全球數字經濟已經超過 3 萬億美元。目前數字經濟是標普 500 總量的 30%,美國年交易赤字的六倍,比整個英國的 GDP 還要多。而從零到 3 萬億,數字經濟僅用了 20 年。

這種指數級別的發展為 MasterCard 製造了很多麻煩。近日,再一次 MasterCard 印度創新論壇上,安全與決策執行副總裁 Johan Gerber 強調了這個問題,並給出了一些關於公司在當下科技快速發展——如人工智能——的環境下應該如何「重新發明」MasterCard 的看法。

「整個世界正在創造一個全球化的數字金融系統,但我不認為有誰能夠「掌握」這個系統,數字經濟的發展是由它自身完成的。」


事實上,數十年來,MasterCard 一直處於數字轉型的最前線,目前在全球已經有超過 5 千萬個辦事處,專門應對飛速增長帶來的機遇。但真的要抓住這些機會,MasterCard 需要「重新發明」自身。

網絡安全:Mastercard 數字時代的核心策略

數字經濟的超速增長並不是毫無風險的,MasterCard 需要解決兩個數字時代的首要問題。「當我們進入數字時代,我們預見到了行業內在幾年內會遇到的兩個首要問題。第一個就是網絡安全,特別是當一個機器能夠代替作為人類的你,在網絡生態系統中創建的財富對於駭客而言都是香餑餑,第二個是與身份驗證相關的犯罪。」Gerber 解釋道。

但是,作為行業內聲名遠揚的選手之一,MasterCard 的見解和能力都讓他們成功過的低於了這些問題,特別是近幾年網絡安全策略發展迅速。


這個策略可以概括為四點,預防,偵測,加強以及身份確認。預防和偵測主要是監控和預防網絡漏洞,「加強」則能夠讓消費者有更加能夠一步的體驗,最後的身份驗證是未來這四個關鍵點最重要的。「在未來,在數字世界內能夠確認你是誰非常關鍵。」

人工智能扮演的角色

身份驗證在數字世界中受到的挑戰要比現實世界來的困難得多。這要求非常不同的能力和技術。根據 Gerber 的說法,我們當下的生活充斥這巨量的,能夠證明我們身份的數據,而唯一能夠妥善使用這些數據的,只有依靠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

「MasterCard 是第一家在網絡中使用 AI 的金融服務商,並且深入到每一筆交易,」Garber 說道。

對於 MasterCard 而言,在未來 AI 是非常重要的一項工具,能夠預防針對金融機構的大規模網絡襲擊。今年早些時候,MasterCard 與一家名為 Brighterion 的公司合作,讓這家網絡公司能夠股將 AI 融入 MasterCard 服務當中。


「人工智能能夠在危機伊始就幫助我們瞭解其嚴重程度。我們瞭解到有 0.1% 的交易比其他交易的風險更大。如果拿 HK 或者印度來舉例,則是 3% 的風險比例,這意味著這兒有問題需要結局。有了人工智能,我們的網絡系統能夠自動孤立危機所在地,然後關停以避免損失。」

 

 

 



Arlo Pro 網絡攝錄鏡頭 - 防水、內置電池、無線
詳情請點擊:http://www.anlander.com


此文章首發於 TechRitual;標題:【解讀】MasterCard 是如何在數字經濟和人工智能盛行的今天立足的;內容贊助:NETGEAR orbi,Mesh WiFi 子母機設計打通村屋引用自: PCMA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