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日前在一次電臺訪談中警告稱,美國目前「完全沒有」能力承擔 AI 人工智能技術對於經濟和社會的影響。她稱整個世界都正在「爭先進入人工智能這個全新領域」可能會影響「我們的生活方式,思維方式,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在這次推廣希拉里新書的電臺訪談的最後環節,希拉里告訴電臺主持人 Hugh Hewitt:「很多非常聰明的人,比如 Bill Gates,Elon Musk,Stephen Hawking,很多非常聰明的人都在發出警告,而我們並沒有聽進去。人工智能並不是我們的朋友。」克林頓具體提到了兩點:數碼監控「所有我們所知道的,所說的,我們所寫的,都會被記錄下來」已經工作自動化。

「當我們擁有無人駕駛汽車是我們該怎麼辦?」她問道。「聽起來似乎是個非常好的主意。但有成千上萬的人,卡車司機,郵遞員和出租車司機,甚至 Uber 司機都會面臨失業?我們完全沒有做好準備。」


克林頓所表達的混合了多種不同的對於人工智能的恐懼。比如,像 Musk 和 Hawking 所說的——特別是 Musk——一直都認為未來人工智能的威脅來自超級電腦,並沒有對於失業產生恐慌。而另一點,AI 的確被廣泛用於數字監控,甚至在機器學習出現之前就有這種趨勢。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美國的「PRISM/棱鏡計畫」。

在金融方面,克林頓的擔憂是有道理的。很多年來經濟學家和學著們都有警告高度發展的機器學習和機器人會對工作崗位造成非常大的衝擊。這種威脅,據他們說,不僅僅會影響有技術,或者無技術的勞工,還會影響白領階層,比如律師和會計。專家們對於這種衝擊會造成具體多嚴重的影響並沒有統一意見。但這的確是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近期的研究表明,每當一個區域安裝了一個工業生產機器人,這個區域會永久失去 3~5.6 個工作崗位。

而美國在人工智能方面與中國的競爭導致了另一個問題,專家們都認為如果美國在這方面的研究落後,會有非常嚴重的後果。主要原因是因為 Trump 政府縮減科學研究經費的決定。一名專家將共和黨的縮減計畫形容為「令人困擾,不利於生產,」而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主席 Eric Schmidt 在本月早些時候表示美國政府應該在中國領先前「做出正確的事情」。

在希拉里的訪談中,她並沒有討論她想要對人工智能發展採取的具體措施,但她說政府應該快速做出反應。「如果我是總統,我想要做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成立類似藍帶委員會的組織,集結各方面專家來討論美國應該以什麼樣的政策來應對人工智能發展」,她補充到:「我們無法扼殺人工智能的發展。」




Arlo Pro 網絡攝錄鏡頭 - 防水、內置電池、無線
詳情請點擊:http://www.anlander.com


此文章首發於 TechRitual;標題:希拉里認為美國「完全沒有」做好接受 AI 技術的準備;內容贊助:NETGEAR orbi,Mesh WiFi 子母機設計打通村屋引用自: thever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