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la 都受「罷工」影響,但不是美國,在 _ _

今天,瑞典更多的工會加入了對 Tesla 的機械師罷工行列,抗議這家以反工會聞名的電動車製造商。瑞典的碼頭工人將不再卸載 Tesla 車輛,維修人員不再清潔 Tesla 商店,損壞的超級充電器也不會得到修復。下週,連 Tesla 的郵件也不會投遞。

對於擁有相對少數 Tesla 員工的國家來說,瑞典已成為 Elon Musk 的一根刺。隨着這場意志之戰的升溫,數千名工人拒絕以任何方式與 Tesla 打交道,直到該公司與瑞典的 Tesla 機械師簽訂協議為止。這場罷工最初是由七家維修店的工人發起的,但迅速加劇。

瑞典運輸工人聯盟表示,如果 Tesla 不與代表其部分機械師的IF Metall簽訂集體談判協議,從今天開始將在全國所有港口阻止所有 Tesla 車輛。瑞典運輸工人聯盟代表該國的 57000 名工人。這場抵制行動最初於 11 月 7 日在四個瑞典港口開始,但今天已擴展到全國所有港口。IF Metall 成員自 10 月 27 日以來一直在進行罷工。

此外,瑞典建築維護工人聯盟從今天中午開始發起罷工,拒絕清潔該國境內僅有的幾家 Tesla 零售或服務中心。甚至郵局似乎也加入了抵制行列,表示如果 Tesla 在 11 月 20 日之前不簽訂協議,他們將停止向 Tesla 投遞郵件。

Tesla 於 2013 年首次進入瑞典,並表示遵守瑞典勞動力市場規則。然而, Tesla 表示,由於在瑞典沒有製造廠,它選擇不簽訂集體協議。

工會是瑞典勞動模式的重要組成部分,約 90% 的勞工屬於工會,並受到員工合同的保護,這些合同旨在標準化薪酬、保險和退休金,以及保護勞工條件。

Elon Musk 還面臨柏林-勃蘭登堡超級工廠的工會競標,這是全球六家 Tesla 工廠之一,也是其在歐洲唯一的工廠。在美國, Tesla 迄今在本土成功壓制了工會活動,但隨着歐洲的抵抗越來越大,所有的目光都會聚焦在瑞典,其中包括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

此文章發佈於 TechRitual 香港